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秘密乐园1-19完
[上一篇:西凉锦] [下一篇:晚春]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125dd.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章)前女友的赎罪

  我叫张展,今年二十八岁,未婚。身高一米七八,相貌嘛,勉强也算得上周
正。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工人,我是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小我
两岁的妹妹。

  因为我父母的收入都不高,所以我从小就没有享受过优越的生活。不过幸好
我还算争气,凭藉着自身的努力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也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虽然工资不算很高,但总算是衣食无忧了。

  不过我的感情生活却一直过得很糟糕,远远没有其它方面这么顺利。在高中
的时候我就谈了一个女朋友,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名叫唐雪。她是我的初恋,是
我这辈子唯一深深爱过的女人。

  唐雪是我们学校的校花,长得那真是漂亮,我们班里几乎所有的男生都暗恋
她,在我们学校,追求她的人多得数之不清。唐雪之所以选择了我,大概是因为
我学习好,曾经帮助她补习功课的原因吧。总之就在我花课余时间帮她补习功课
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就相爱了。

  当然在高中时代谈恋爱是学校和父母所不允许的,所以我们的恋情就没有公
开,而是偷偷的往来。但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唐雪却落榜了。就这样我离开了她
而继续求学,每年也只有在寒暑假的时候才能回来和她见上几面。

  这样的两地分隔,最终造成了我们的悲剧。唐雪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男人
见了她就没有不被她吸引,不想去追求拥有。可笑我还一直坚信我跟她的爱情,
从来就没担心过她会被别人抢走。

  所以当我大学毕业回来,兴沖沖的找到她准备长相廝守的时候,她却竟然告
诉我她马上就要结婚了。她的未婚夫当然不是我,而是一个富二代,据说家里资
产好几亿,是我拍马也赶不上的好家世。

  我听了顿时怒不可遏,当场搧了她一记耳光后决然离去。这件事对我的打击
非常大,以至於在之后的好几年内,我都没有心情再交女朋友。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时间是治疗心灵创伤最好的良药。几年以后,我的愤怒
和痛苦慢慢地就淡忘了,当年的爱与恨,如今都已经不值一提。於是我终於开始
寻找起新的爱情,别人介绍或者我自己认识,前前后后也交往了几个女孩,不过
总是由於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没有长久,最终都无奈而分手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我都已经二十八岁了。最近我父母总是催我赶紧找个女
朋友然后结婚,我压力挺大的。不过这些年感情的不顺利,让我对交女朋友这种
事没了信心,父母虽然催得急,但我都是以敷衍的态度一直拖着。

  这一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我从单位里出来,刚走到马路边,忽然一辆红色的
汽车驶过来,「嘎」的一声停在了我面前。我吓了一跳,赶忙退后一步,然后朝
这辆车骂道:「谁呀这是,怎么开的车?」

  话音刚落,这辆车的车窗就降下来了。我矮身低头一看,却见驾驶位上坐着
一名戴着墨镜的女人,这时候刚好把墨镜摘下来,然后转头笑吟吟的看着我。

  这女人穿着一身高档时尚的衣裙,有一头性感的披肩卷发,明眸皓齿,漂亮
迷人。我顿时就愣住了,虽然已经五年没见,但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车里
的美女正是我的前女友唐雪!

  在这里看到唐雪是我始料不及的,所以一时间愣住了说不出话来。倒是她笑
容满面的对我打起了招呼,道:「张展,好久不见!」

  我看到,多年不见的唐雪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也许是嫁给了有钱人后,优
越富足的生活让她有滋有润而造成的吧?不但如此,她在漂亮的基础上,如今更
是多了一种少女所没有的妩媚风韵。如果说以前的唐雪会让男人一见之下就心生
爱慕,那现在的她会让男人一见就产生犯罪的欲望。

  震惊过后,我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个女人当年伤我至深,看到她我当然不
会觉得有什么意外之喜。不过事情毕竟过去了那么久,如今我也不再恨她,倒不
至於对她横眉冷对,於是我淡淡的说道:「是好久不见了,真巧啊!」

  哪知唐雪笑道:「不是巧,我今天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不知道你的电话号
码,但我打听到你在这里上班,所以在你单位下班前我就等在这里了。来吧,上
车,晚上我请你吃饭。」

  我听了不禁大奇,道:「你等我干什么?平白无故你干嘛要请我吃饭?」

  唐雪仍是一脸的笑容,她直接就侧过身来帮我打开了车门,然后道:「当然
不是平白无故,我找你有事。上车吧,快点!」

  就这一侧身,我透过车窗看到了她胸前一片雪白的肌肤。她身上这件衣裙是
低领的,所以让我很轻易地看到了里面的风景。这一刹那我感觉到那里真是波涛
汹涌,似乎要比以前壮观了好多啊!

  我立马猜想到这五年来恐怕她那位富二代老公没少玩弄她的身体,如今她胸
部的鼓胀丰满,多半就是他经常抓摸揉捏的结果。妈的,这本来是只有我才能染
指的地方,现在却属於了另外一个男人,想想都让人窝火啊!

  於是我莫名就有了一丝不快,当下冷冷的就说道:「有事你就现在说吧,我
很忙,没时间跟你吃饭。」

  我冷淡的态度让唐雪不禁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一丝黯然和尴尬。就在
这时我身后忽然传来「叭叭」两声车喇叭响,我回头一看,却见是我单位里有辆
车开了出来,而我和唐雪的车正好拦在出口,把他们给挡住了。

  唐雪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她赶忙趁机说道:「张展你快上来,我要跟你说的
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完的,别挡着让别人都出不去啊!」

  我已经发现这辆单位的车似乎就是我们主任的座驾,对这位大BOSS我可
不敢怠慢,急切间也没别的办法,只好赶紧钻进了唐雪的车内,挥手道:「我怕
了你了,赶紧开走!」唐雪见目的达成,忍不住得意洋洋的沖我一笑,踩下了油
门,很快就把车开了出去。事到如今,这顿饭不想吃也得吃了。

  车子开在路上,我收拾了一下心情,懒洋洋的靠在了车椅上,眼睛打量了一
下这辆车的内部,然后淡淡的笑道:「宝马跑车,真是高级啊!有钱人的生活过
得真好,像我不要说宝马了,就是一辆普通的桑塔纳也买不起啊!」

  唐雪听了,一边继续开车,一边横过眼来瞥了我一眼,小嘴翘了翘道:「你
别讽刺我了,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你心里面还在恨我吗?」

  我笑道:「我恨你?你配吗?」

  听到我这句呛人的话,唐雪顿时沉默起来。我也不再说话,只是闭上了眼假
装休息。心里拿定了主意,不管等会儿她要跟我说什么事,我都一概不予理会,
等我吃饱了饭就抹抹嘴走人。

  不多久,唐雪开着车来到了本市一家有名的高档餐馆,进去后她要了一个包
间,然后点了一桌的名贵菜餚. 我也没跟她客气,菜上来后就开始大吃,根本就
不想跟她多说什么废话。奇怪的是,唐雪也似乎没有和我聊天叙话的欲望,整个
吃饭的过程我跟她一直都很沉默,几乎就在无语中渡过。

  一直到酒足饭饱了,她也没有跟我说事,这让我反倒奇怪了。丢下筷子擦了
擦嘴,我忍不住先道:「饭都吃完了,你找我到底什么事?你要不说,我可走了
啊!」

  唐雪听了也放下了筷子,先是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轻轻地说道:「事情
是有,不过在这里说不方便。不介意的话,我们再找个没人的地方坐坐吧?」说
着,她也不等我表态,立刻就召来服务员买单。这一餐饭吃了两千多块,不过我
也没替她心疼,反正她现在是有钱人家的太太了,花这么一点钱算得了什么?

  倒是她一直犹犹豫豫不说事让我感到了好奇,实在想不通这么多年没见她会
忽然有什么事情找我。我在单位里也就是个普通人员,她老公身家好几亿的,还
能有事情解决不了求到我了?

  出於这份好奇,我没有直接告辞离去,而是又坐上了她那辆红色宝马。唐雪
发动了车子,也没告诉我去哪儿,就这样慢慢地开着车在城市的街道上。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街道上的路灯都已经闪亮。唐雪开着开着,忽然对我说
道:「张展,这些年你过得好吗?你结婚了没有?」

  我当即笑道:「当然过得好,託你的福,这些年我身体健康、工作稳定,几
乎没有不顺心的事发生。哦,对了,去年我结婚了,我老婆很漂亮,也很贤慧,
两个月前刚刚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呵呵,我们虽然没有你那么有钱,可是日子
过得幸福美满,照样也是有滋有味的。」

  我在说话的时候,就发现唐雪听着听着嘴角就浮起了诡异的笑容,当我说完
了,她竟然「噗嗤」一声笑喷了出来。然后她转过头来,促狭的看着我道:「是
吗?原来你连儿子都有了呀?真是恭喜恭喜!对了,你老婆叫什么名呀?」

  我看到她这种笑容,顿时有些心虚了起来。心想她打听过我的事,都知道了
我的单位,难保我的婚姻状况也被她打听过了。这下为了面子牛皮吹破,真是让
她看笑话了。想到这里,我立刻涨红了脸,忙闭上嘴不再说话。心想她要是再笑
话我,我立马要她停车然后走人。

  却见唐雪「咯咯」又笑了两声后,忽然板下脸道:「你编啊!继续编啊!你
以为你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我不知道?自从我们分手后,你三年都没交过一个女
朋友。后来你开始找女朋友了,不过没有一个能坚持交往超过三个月的。现在的
你,距离和最后一个女朋友分手的时间已经有五个月零十一天了。你到哪里找来
的老婆?又谁给你生的大胖儿子?」

  我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愣了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急怒攻心的喝道:「你
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这些事情你都是听谁说的?」

  唐雪笑了一下,忽然一打方向盘把车子停到了路边,然后她看着我道:「张
展,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你的事情大大小小就没有我不知道的。说
实话,我有你的手机号码。今天来找你,本来我是想先给你打电话的,可是我怕
你拒绝和我见面,所以乾脆就直接来堵你了。我说的这些,你信吗?」

  我听了感觉心头乱糟糟的,想了想后才道:「你关注我干什么?我是你什么
人?用得着你关注吗?」

  唐雪的表情黯然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道:「张展,不管你信不信,当年我
和你分手,我心里一直都很愧疚,良心难安的……」

  我冷笑了一声,打断她的话道:「当年你是跟我分手的吗?你他妈的那是背
叛!那是抛弃!」

  唐雪的眼眶忽然就湿润了,看着我似乎淒然欲涕,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道:
「是,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的不对。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都为此寝食难安,
过意不去。我总想为你去做点什么,以弥补我对你的伤害,可是我又怕,怕你不
肯接收我的补偿,又怕被我老公知道了,反而会对你不利。所以这些年我只好默
默地关注你,既不敢来找你,也不能为你去做点什么。」

  我再次冷笑道:「你现在怎么不怕了?」

  唐雪抹了一下眼眶里的眼泪,忽然展颜开心的一笑,道:「现在我是个自由
人了,再也没有人能够管得了我。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没什么好怕的
了。」

  我愣了一下,不敢置信的道:「你……你离婚了?那么有钱的老公,你也舍
得离开?」

  唐雪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不是离婚,而是他死了。四个月前,他
在去省城的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结果跟他的情人小蜜一起车毁人亡了。」

  我震惊的张大了嘴巴,看着唐雪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唐雪却「咯咯咯」笑得
异常开心,完全看不出她是个刚死了老公的女人。

  我傻呆呆的看着她,忽然想到这女人刚死了老公不久就来找我,不会是想跟
我重叙旧缘吧?不然她干嘛说什么良心难安,又说一直在关注我?妈的,这女人
把我当什么了?当年说踢就一脚把我踢开,现在死了老公,又想我乖乖的回到她
身边?我张展虽然这辈子没什么出息,可好歹也是个男人,这种爱慕虚荣又背信
弃义的女人,我是绝对不可能要她的!

  想到这里,我当即沉下了脸,用冰冷的语气道:「唐雪,你今天来找我,不
会就是告诉我你老公死了这件事吧?」

  唐雪一听,倒是立刻止住了笑容,沉吟了一下后,道:「我今天找你,是想
让你帮我一个忙的。当然,在帮忙的同时,我也想补偿一下当年我对你的伤害。

  假如你不介意的话,就当是我的赎罪吧!」

  我冷笑道:「用不着!我不需要你的补偿,也不在乎你赎不赎罪。都过去这
么多年了,你以为我还在爱你吗?还对我们过去的事情耿耿於怀吗?」

  唐雪听了一时无语,呆坐了半天后,才幽幽的歎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已经
不爱我了,我也没想过我们俩还能好回去。我只是自己觉得良心不安,想做点什
么好让我的内心好过一点而已。张展,不管怎么样我们也曾经相爱过一场,这一
点点小忙,你也不肯为我去做吗?」

  我皱起了眉头,开始感觉到有些疑惑不解,便道:「那你究竟要我帮你做什
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肯不肯?」

  唐雪点了点头,忽然再次发动了汽车,一边打方向盘开回到路中间去,一边
说道:「我先带你去个地方,到了那里,我自然会说的。」

  我道:「什么地方?」唐雪转头却对我神秘一笑,道:「别急,到了你就知
道了。」

  二十来分钟之后,唐雪驾车来到了城西一处高级住宅区内。这个地方我知道
的,据说都是有钱人才住得起的豪华别墅区,这里的每一幢住宅都价值数百万,
环境优雅、设施高档,居住条件在本市那是首屈一指。

  我看到,这里的每一幢住宅都是独门独户的两层别墅。拥有铁栏栅围起来的
院落,院落里绿草如茵,鲜花满地,真是让人美不胜收。人居住在这样的地方,
那才叫享受呢!

  又过了一分多钟,唐雪的车终於在住宅区内的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我看到
她在车里拿了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对着别墅院落大门一按,就见那大门竟然缓缓
地自动打开了,接着唐雪把车开了进去,就在院落里停了下来。

  到了这会儿,我也算是明白了,转头看着唐雪道:「这里……是你家?」

  唐雪笑着点了点头,一边开门下车,一边对我道:「就是我家。下车吧,我
们有话到里面说。」

  我只好也下了车来,看到唐雪已经走到别墅的门口,掏出钥匙开始开门,我
迟疑了一下,便跟着走了过去。心想反正她老公已经死了,就算我跟她单独在一
起也不可能会有人撞见。

  唐雪打开了房门,顺手又打开了电灯开关,顿时,整个别墅内部都让我看得
清清楚楚。只见满眼的高档傢俱,豪华设施,让人咋舌。地面是木地板的,唐雪
已经在门口脱了鞋子换了一双拖鞋,转头看了我一眼后,又拿出一双男式的大拖
鞋放在我面前,道:「你穿这双吧,进来随便坐。对了,你想喝点什么?」

  我道:「随便,不喝也没关系。」说着,我也换了拖鞋走了进去。

  楼下的客厅非常大,当中摆置着几张舒适的真皮沙发。我随意在其中一张沙
发上坐了下来,继续打量观赏着别墅内部的构造与装璜。不一会儿,唐雪手中拿
着一瓶红酒和两只高脚玻璃酒杯过来了,笑呵呵的对我道:「其实我也很久没住
在这里了,现在家里只有酒这种饮料。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品嚐一下这瓶法国
波尔多的红酒吧!」

  说着唐雪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又是开酒瓶,又是往酒杯里倒酒。我默默地看
着她倒酒,忽然想到她刚才的话,便问道:「你很久没住在这里了吗?那你现在
住在哪儿?」

  唐雪回答道:「现在我跟我妈住在一起,这里实在太大了,我一个人住有点
害怕。再说我妈现在也是一个人,我过去和她一起住,两个人总是有伴一点。」

  我听了心里一动,忍不住又问道:「你妈现在也是一个人?那你爸他……」

  唐雪放下了酒瓶,看着我淡淡笑了一下,道:「前年就得病去世了。」

  我「啊」了一声,连忙道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的。」

  唐雪还是一笑,道:「没关系,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事,我们也会有这么一
天的,不是吗?」

  我默然点了点头,脑中却不由自主想起了以前的事。其实唐雪的父母我是见
过的,当年我为唐雪补习功课的时候,就曾经去过她的家。印象当中唐雪父亲的
年纪并不大,那时候最多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想不到这才过了十年,她父亲就
已经去世了。

  另外,我对唐雪的母亲也是印象深刻。因为唐雪的美貌,完全是遗传自她母
亲的。似乎唐雪母亲的年龄比唐雪父亲还要小好几岁,当年可能连四十岁都没有
吧?那是一个美丽而优雅的女人,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在接待我时那种优雅的举止
和和煦的笑容。

  这时候,唐雪把一杯酒递到了我面前,笑着对我说道:「来,我们来乾一杯
吧。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见面,值得为此碰一碰杯!」

  我撇了撇嘴,心里却不以为然,不过为了搞清楚今天她到底有什么话要对我
说,我还是接了过来,并和她碰了碰酒杯。

  唐雪仰脖一饮而尽,我却只是浅浅的饮了一口。看到她放下酒杯再倒酒时,
我就开口说道:「好了,酒也喝过了,现在你可以对我说了吧?」

  唐雪「嗯」了一声,却又倒了一杯酒仰脖喝下。两杯酒下去后,她明艳的脸
蛋上顿时变得红扑扑起来。接着,她身子斜靠在她坐的那张沙发上,目光直勾勾
的看着我,神情一时间竟然异常的妩媚。

  我刚觉得有些不对的时候,就听她幽幽的说道:「张展,你知道吗?现在的
我,跟以前可真是不一样了呢!」

  我愣了一下,却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就答道:「你现在当然跟以前不一样
了,现在的你开豪车、住别墅,随便吃餐饭就要花两千多块,能跟以前一样吗?

  当年你抛弃了我,不就是为了要有这样的改变吗?」

  唐雪歎了口气,道:「你又来了,我不是已经认错了吗?都说了要向你赎罪
了,你还要怎么样啊?」

  我冷笑一声,道:「行了,其它废话少说,你就把你今天找我的主要目的说
出来吧!」

  唐雪迟疑了一下,先是张口欲说,却忽然又去倒了一杯酒喝下。三杯酒下肚
后,似乎胆子壮起来了。她又缩回到沙发上,眼睛看着我微微急促的喘气,又过
了一会儿,终於说道:「我现在跟你说的话,你要保证不告诉任何人。但你要相
信,我求你做的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还有,你听了后,不许看不起我,也
不许笑话我。张展,你做得到吗?」

  我听了都愣住了,感觉到唐雪似乎真的有十分要紧和隐秘的事情求我帮忙。

  我的好奇心再次发作了起来,明知道这样一来我恐怕跟这个女人会再一次纠
缠不清,但为了满足我好奇的欲望,我还是点了点头,道:「这个你可以放心,
能不能帮到你我不能保证,但不告诉别人,这一点还是做得到的。」

  唐雪妩媚的笑了笑,道:「你我还是相信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找你来帮我。

  当年我们俩偷偷好起来,你不也是谁也没告诉么?换了要是别人,恐怕早就
得意洋洋的到处宣扬了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说喽?」

  我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就坐直了身体准备聆听。唐雪反而身子越坐越歪了,
这会儿都已经半躺在了沙发上。不知道是因为喝多了酒的原因还是其它什么,她
的脸越来越红,表情也有点羞涩扭捏起来。

  她目光迷离的看着我,深深呼吸了一下,轻轻地说道:「这件事,要从我那
个死掉的老公说起了。他表面上风度翩翩、道貌岸然,事实上,他是个极其心理
变态的色情狂。在我之前,他就不知道玩弄了多少个女人。娶了我后,照样在外
面玩弄女子,包养情人。这还不算变态,后来他不知道通过谁加入了一个隐秘的
协会,他……他把我也拉了进去,让我跟他一起……那个,你……你明白吗?」

  说到这里,唐雪都已经脸红欲滴,眼睛都不敢再看向我了。而我则通过她的
表情和话语隐隐猜到了什么,心里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

  为了证明我的猜测,我忍不住颤抖着声音问道:「什么……什么样的隐秘协
会?这个协会……是做什么的?」

  唐雪整个身体都已经完全缩在了沙发上,闻言用双手捂住了脸,却仍然用细
如蚊鸣的声音回答我道:「就是……就是那种……换妻……」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125dd.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西凉锦] [下一篇:晚春]